被国家“点名”后  互联网医疗加速走进“春天里”

文章正文
2020-03-24 22:39

被国家“点名”后 互联网医疗加速走进“春天里”

  疫情暴发后,病院成了高危区域,大量非急症门诊关闭,求医未便的患者,开始转向线上问诊。日前,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,互联网医疗频频被“点名”。

  据统计,疫情期间,国家卫生健康委的委属管病院互联网诊疗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倍。同时,一些第三方互联网办事平台的诊疗咨询量也比同期增长了20多倍。因为疫情的催化,互联网医疗“流量井喷”。随着国家政策的加持,蓄势已久的互联网医疗貌似迎来了春天。

  隔空问诊“发作式增长”

  “医生,我有点轻微咳嗽,不知道是不是得了肺炎?”

  “不要急,跟我详细说说你的情况……”

  不消“面对面”,隔着屏幕就能寻医问诊。疫情期间,阿里健康上线了义诊办事,不少医生在脱下白大褂后变身“淘宝主播”。江西省庐山人民病院发热门诊医生张沛,首次直播就吸引近10万人次不雅观看。短短一小时,他回答了100多个问题。用他的话说,一场直播的强度丝毫不亚于一台小手术。

  在有“中国大数据之都”美誉的贵州省贵阳市,有家叫“朗玛信息”的上市公司,同样运用“互联网+医疗”技术为全国各地民众提供免费远程问诊办事。视频问诊8000余次、图文问诊50000余次、浏览量近400万人次……这是一个月内“朗玛信息”交出的成绩单。

  疫情期间,阿里健康、好大夫、微医、丁香园等众多互联网医疗企业反应迅速。隔空问诊“发作式增长”,无疑大大缓解了线下门诊的压力,也制止了交叉感染,让互联网医疗得到了一次集中检阅。

  开辟抗疫“第二战场”

  疫情期间,一些传统的公立病院积极拥抱互联网,整合医疗力量,用互联网医疗开辟了抗疫“第二战场”。

  2月10日,天津医科大学总病院上线“互联网门诊”,首批103名医生在线办事,患者可以通过图文或视频的方式在线咨询。3月3日,“互联网门诊”升级,可以实现线上支付、医保线上实时结算、药品快递到家等功能。运行一个多月,天津医科大学总病院“互联网门诊”办事患者近6000余人次。

  “云诊疗”更是打破了优质医疗力量的地域边界。

  疫情期间,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病院互联网病院积极协调,多次通过远程视频,为湖北襄阳“线上驰援”。作为全国首个“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示范区,宁夏目前已构建起覆盖到乡村的五级远程医疗办事体系。在抗疫中,“云诊疗”发挥独特作用,全区22家互联网病院形成联盟,开展在线问诊3万余例,约40万人受益。

  “我们支援襄阳的医护人员名额有限,但目前双方已建立了联络员机制,更多专家可以通过远程会诊发挥作用。”宁夏人民病院信息中心主任李宁说。

  互联网医疗静待春暖花开

  疫情催化“流量井喷”,与餐饮、酒店、旅游等行业经历的“寒冬”比拟,此前并不活跃的互联网医疗行业悄然间好像迎来了“春天”。特别是疫情期间,国家层面相继出台政策,助推互联网医疗发展。

  “整个互联网行业在疫情期间开展了大规模的咨询和义诊,进行了一次很好的用户教育。疫情促使在线问诊完成了从医到药的整个过程,是对用户习惯更深层次的培养,更是对行业发展更进一步的促进。”小鹿医馆联合创始人兼CEO刘欣悦暗示。

  不外,互联网医疗的短板也很明显。

  宁夏卫生健康系统一位业内人士透露,实体病院诊疗过程中的临床检查优势,是互联网诊疗手段无法相比的。坐享便利的同时,不少患者更担心它存在诊断不准确、用药分歧理等问题。别的,当前医保报销尚未纳入网上医疗体系,行业监管和行业规范都有待完善。

  “技术的进步、政策的松绑、企业战略选择比疫情的影响更大。”刘欣悦认为,从客不雅观上来讲,疫情作为偶发事件很难成为互联网医疗行业发作的拐点。

  不管怎样,经此一“疫”,互联网医疗越来越受到重视,这是一个好的开端。

(责编:赵竹青、吕骞)

文章评论